斯是陋室

【逊权/瑜权】断章7

下班之后,陆逊早早坐在约定的咖啡馆里。他完全不知道孙权究竟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安排,他会让自己见什么人,但这有什么要紧?他们现在只剩下领导和下属的关系了。远远的,陆逊注意到孙权进来了,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子。相亲?陆逊脑海滑过一个念头,他是想把我甩个彻底呀。孙权走近,先给女孩拉开椅子。陆逊礼貌的问候过,宾主坐定,他才细看了看女孩的眉眼,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“这是我的侄女,孙茹。”孙权开口做介绍。难怪——陆逊心里恍然大悟,女孩虽然文静内敛,眉眼间却有一股孙氏英气;连她笑起来的样子,都和孙策隐隐相像。之后的孙权讲了什么陆逊就没听了,但那意思是明显的,他要陆逊娶她。陆逊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呀,孙小姐贤淑温柔,家世又硬。能和孙氏联姻,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,这等于向世人宣布他们陆家迈进了江东地区领导圈子的核心,拥有炽手可热的权势。也许这也是合同里自己被许诺的好处之一呢。

陆逊同意了。

孙步联姻的消息成了江东最大的头条,曹魏和蜀汉集团也发来了贺电。接着又是陆逊迎娶孙小姐,整个江东忙的不可开交。

一切都是顺理成章,风平浪静。


21:00,孙权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一眼,很好,和自己预计的时间差不多,赶到家还能看看财经报道。就在他走到停车场的时候,电话响了,接起来是练师的声音,好像有急事。“仲谋,茹茹刚才给我来电话,说小陆到现在还没回家,你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?她打过去的电话他都没有接。”孙权略一皱眉,“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哪?”“你帮帮她吧,我听她急得不得了。”“好好好,你别急,先安慰她一下。”孙权挂了电话,拨通了陆逊的号码。电话倒是一下子接通了,孙权却听不清里面的声音。“喂喂,伯言你在哪?”话筒里面很嘈杂,还有频频碰杯的响声。“伯言,伯言?你在哪,我过来接你。”里面沉默了好久,孙权知道他在听,过了一阵,孙权听到,“灯塔。”这是一个酒吧名字,孙权发动了汽车。

灯塔挺大,但孙权还是一眼就看到陆逊的背影。跨过吵吵闹闹的人群,他走到吧台,伸手夺下了陆逊手里的酒杯。“你来了。”陆逊头也不抬。孙权看到了吧台上排成排的空酒杯,又皱了皱眉。“你不能再喝了。”然后去拉他的胳膊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陆逊猛地甩开他的手,“你又来干什么?”脸上是孙权没有见过的轻蔑的神色,“难不成是又叫人玩弄于股掌求我救你来了?这次你打算陪我睡多久?”孙权确信他真的醉了。“哼——我又为什么要帮你,你是我见过最狼心狗肺……活该一个人孤独终老的家伙……”陆逊边说边站了起来,“你醉了。”孙权不得不扶住他,以免他摔到别人身上去。“我没醉!”陆逊烦躁推开他,踉跄的走了两步,孙权又扶住他。陆逊突然一把揪住孙权的领子,冲他大吼大叫,“孙权——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最倒霉的事,如果有的选,我永远不想见到你!”酒吧里的人都惊愕地看向他俩。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的朋友喝醉了。”孙权一边赔笑着,一边把他拖出门口。街上的凉风一吹,陆逊好像有点清醒了,任由孙权把他带到车旁边。孙权刚想打开车门,陆逊突然一把把他抵在车门上。很疼,孙权来不及回味筋骨撞击的疼痛,陆逊就已经带着酒气扑面而来,眸子里是沉静的深邃,“你有没有爱过我?”孙权被他语气里的颤抖和痛苦吓住了,“我没得选。”“哪怕一点点?”“对不起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