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是陋室

【逊权逊】断章番外

陆逊坐在沙发上欣赏孙权换衣服。他今天想给他一个惊喜,就没告诉他要去哪。用“欣赏”二字来形容孙权换衣服并不过分,孙权对着装的品味和细节向来是一丝不苟,吃毛求疵的。他那一副认真的样子让陆逊想起周瑜对他的一贯比喻,跟只猫崽似的。你一定见过猫咪不厌其烦的,一遍又一遍的用粉红小舌头舔自己的毛,露出两颗小虎牙——这和孙权试衣服的心境差不多。还有孙权不喜欢游泳,不是不会水,而是嫌上来再淋浴再擦干再换衣服太麻烦,他宁愿在岸上待着。典型的猫科作风。

“你傻笑个什么劲儿?”孙权看着镜子里陆逊的影像,挑了挑眉。“啊,我有笑吗?”陆逊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。打量了一番孙权的着装,陆逊这回可是确实笑了,“你不用穿那么正式,我们又不是去什么正经地方。”孙权翻了个白眼,顺手脱掉了精心选择的外套和领带。

陆逊停好车,带孙权来到目的地。孙权一看到招牌就咯咯笑起来,“想不到我的陆部长原来还是个孩子!”陆逊也不介意,说一声“走咯。”拉起他的手,踏入游乐园的大门。

将近百分之百的命中率,孙权忍不住暗暗叫好。老板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,一言不发的把货架上的公仔拿下来,货架几乎要空了。陆逊放下气枪,把赢到的玩具都分给了周围的小孩。“这个给你。”陆逊递过一只老虎娃娃给他,孙权一边接过来一边问,“干嘛给我这个?”“你们难道不是一家吗?”陆逊装作吃惊地反问。

孙权兴致很高,陆逊看在眼里。谁说孩子的天堂就不能是成人的庇护所?一边想着,他们已经到了摩天轮下。摩天轮半小时一趟,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好好看看这个城市。孙权觉得今天自己傻乎乎的,担着不小的风险消耗了一整个晚上耽搁在孩子气的游乐设施上,他刚想抱怨一两句,就被外面的灯火吸引住了。他不是没有俯瞰过夜晚的城市,加班的时候他在办公室来回踱步看见的可多了,但是没有哪一次,是这样恣肆而安静,绚丽而永恒,还有陆逊站在身边。所有的爱恨情仇消解在夜色中,天地间只有他和他。孙权迎着风,流着泪,小小声地问,“你会一直爱我吗?”陆逊没听到,却看到他的眼泪,心疼地掏出手帕伸过手去,孙权惊慌失措地拒绝了,“不……不你最好不要!”

评论

热度(11)